:::

上千人员昼夜不停歇 宝成铁路抢险进入攻坚阶段

时间:2018-07-30 13:20

7月12日晚至13日早上7时,宝成铁路王家沱至乐素河间接连发作山体坍塌灾祸,塌方体总量约7.5万立方米,将白雀寺地道口埋葬,上百米铁路线被土石掩盖。我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当即安排上千名抢险人员赶赴现场进行抢险。现在抢修已有半月,塌了的半座山怎样被一点点兜起来?抵达什么样的硬指标能够通车?7月25日到7月26日,华商报记者前往坐落略阳县的猫儿山抢修现场看望。据了解,抢修已进入后期。

抢险一线的粗陋“线路所”

7月25日早晨7时,华商报记者从西安北站动身,乘坐西成高铁抵达汉中,又转轿车抵达略阳车站,11时乘坐运送抢险物资的轨道车,约半小时抵达抢修现场。车在白雀寺明洞前慢慢停下,工人前来卸下午饭和其他物资。记者沿着铁轨穿过乌黑的明洞,从周围的避车洞钻出,似乎进入别的一个国际……

艳阳下,温度抵达近40℃,整座山犹如一个大蒸笼,处处热浪滚滚。多个作业面上,1000多人一同展开着喷浆、挂网、减载等作业。抢修需求的资料和后勤保证物资堆积有序,暂时建立的简易遮阳棚既是指挥组、宣扬组,又是后勤组。这么多人、这么多物资是怎样运来的?如此秩序井然,又是怎样做到的?

“57019次开过来了!”下午3时17分,在被坍塌体埋葬的白雀寺地道北口,汉中车务段K227+200线路所内,值班员康杨和谢敏慎重地核对调度指令。在白雀寺地道南口,还有另一个用防护网建立的窝棚线路所。

线路所其实就是个双面透光透风的“猫耳洞”,桌上摆放着电话,花露水、藿香正气水。然而在7月12日当晚抢险人员来的时分,这儿连个干点的当地都没有,几个人穿戴雨衣拿着信号灯,在哪一站哪就成了一个“线路所”,行车日志、调度指令都得躲在雨伞下写。

抢险现场小到一张纸,大到巨型挖掘机,都需求线路所接运“摆渡”。一个粗陋的线路所,就是一个车站、一个抢险物资保证中心,接发处理抢险列车,连绵不断送来大型机具、水、方便面、饭菜以及各种后勤保证物资。

抢通在工程上要抵达两个硬指标

7月25日正午,已在抢险现场呆了12天的我国铁路西安局集团西安工务机械段工程师杨利涛使用下山吃午饭的时刻,介绍了这次抢险的流程。他说,抢修共分为五个过程:清方、爆炸、建筑便道、刷方减载、喷浆和装网。

这儿山体峻峭,大型机械底子无法出场。“清方减载”是抢险首要作业——就是由工人爬上垮塌山体,用铁锤和钢钎将松动山体上的浮石敲掉。爆炸则首要针对部分悬空简单坠落的全体岩石。

建筑便道是指在本来峻峭无路可走的塌体两边建筑人工便道和施工便道。7月20日,北坡上山人工抢修便道和南坡上山机械抢修便道悉数打通,并在坡面顶部建筑了长116米、宽4米的最顶部第5级抢险作业渠道,大型机具现已上山展开清方减载作业。

刷方减载是将不安稳坡边挖去,使边坡安稳。而喷浆是用水泥砂子和成砂浆,将塌体粘住,填塞裂缝,避免雨水灌进山体鼓包。

喷浆一同要给塌体挂上防护网,一种是自动防护网,相当于把大山抱住。另一种被迫防护网,能够直接接住滚落的石头。经过这些方法把坍塌的大山兜起来,避免再次出现坍塌。

据了解,现在,宝成铁路抢通现已进入后期,待山体进一步加固,抵达注册条件后可注册线路。杨利涛通知华商报记者,宝成铁路要通车,首要有必要完结工程上的两个硬指标,一是滑坡范围内危石土方整理结束并悉数喷浆,面积大约是一万平方米。二是两处7-8米高破碎的反坡要挂上防护网,两处面积共需求600-700平方米。

到27日下午6时,记者得悉,抢修人员已累计完结山体清方50900立方米,塌体清方46100立方米,喷浆2990平方米,挂主被迫网7454平方米。

>>记者体会

上山下山需3个小时为防暑猛喝藿香正气水

7月25日下午3时,华商报记者跟从抢修人员一同,从一边之字形便道上山,路是在陡坡上铲出来的台阶,仅能容下半只脚,还需求四肢并用,拉着绳子才干往上爬。整座山都被太阳晒得发烫,每走一步都感觉烫脚。往上是峻峭的山路,往下是滚滚的嘉陵江,看上一眼,都会腿脚颤栗。52岁的西安工务机械段防洪主管工程师张快利当天已是第三次上山了。她也是大局仅有一个女人防洪主管工程师,由于刚旅行回来没来得及回家换衣服,穿戴白裤子和白色运动鞋就来了抢险现场。

长达3个小时的上山下山路上,华商报记者喝了3支藿香正气水,喝了3瓶饮用水,膂力也接近透支。

>>特写

昼夜不断他们这样加固大山

这次宝成铁路水害抢险,让很多人知道了一批不为人知的“铁路人”,包含担山工、蜘蛛人、喷浆人、网山人……

担山工

一天往山上背一千多斤重物

“担山人”首要担任往山上转移物资,每天要背十五六趟,最重的一袋水泥50公斤,每天要背十五六趟。

负重上山每一步都很困难,特别半山腰有一段路特别难走,需求抓着安全绳,一步一步往上挪,这是最风险的一段路。加上头顶酷日,“担山人”往往汗流浃背,汗水将水泥粉末粘在脖子上,干了今后都揭不下来。

蜘蛛人

挂在120米高山崖上整理危活石

“蜘蛛人”首要对线路上到山顶、下到沟底进行巡查,必要时要用绳子悬挂着,用钢钎、风镐敲掉崖壁的危石和活石。

28岁的田欢是汉中工务段乐素河桥隧车间乐素河查看工区工长,这是他第一次在笔直高度120米-200米的作业面当“蜘蛛人”。他和工友们分红小组,至少三人一组,在山上找好大树和安全桩系好绳子后,两人看守,一人下绳。下绳时要十分当心,有时分踩到了活石,人一打转身体彻底悬空,而脚下就是滚滚的嘉陵江江水。“起先很惧怕,后来习惯了。”田欢说。

最多的时分,一天要轮流下4-5次,每次一个小时。这些90后小伙,皮肤晒成了古铜色,臂膀上藏着作业时的新旧划伤。

喷浆人

给大山披上“盔甲”

“喷浆其实就是要给大山外层喷上水泥浆,然后构成安定的外壳,就像披上‘盔甲’相同。”参加抢险的西安工务机械段副主任王真介绍说,喷浆前要对整座大山进行查验,不但要看挖掘机整修过的山壁,还要仔细观察山体旁边面是否还有坍塌的可能,扫除完一切危险后才干开端喷浆作业。

喷浆作业是一项团体工程,王真拿着对讲机一直在协调着各组人员,山下的发电机、空压机一同举动,山上的作业人员将水泥、砂子放进喷浆机,操作员对准山体便开端了喷浆作业,均匀地将速干水泥喷洒在需求灌溉的山体上。

网山人

把山网住就是把安全网住

“网山人”的作业,就是给山体危石区悉数“罩”上防护网,避免山上石头滚落。用抢险人员范宝帆的话说,“把山网住,就是把安全网住。”

当天要在山上钻50个孔,铺网200平方米。他们用的是巨型钢索大网。铺网之前,工人们首要要操作钻眼机在山上打眼,25岁的穆超说:“抱着50斤重的钻眼机,特别吃力,一般人真的拿不下来。”伴随着电钻声,腾起一阵阵冲鼻的粉尘,粉尘糊在工人们脸颊上、脖子上,他们乌黑的脸看起来脏脏的,笑起来,皱纹特别显着。

7月25日晚7时,穆超仍在“扛料”。“每天都要喝三四瓶藿香正气水,感觉自己吃不消……可是,这条宝成线是通往四川的必经之道,我回家就是从这儿曩昔的,一想到我的父老乡亲无法回家,我就伤心,我默默地通知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咱们早一天抢通,老乡就能早一天回家,我也就能回家看儿子了……” 华商报记者雷婧本组图片由华商报记者黄利健摄

相关内容:
上一篇:关于马拉松的这些谎言 你都听过吗? 下一篇:没有了